抖音有个特征就是个个抄袭,原创被埋没,抄袭反而火

那什么小白兔就是例子,还有很多,因为在传播上,原创往往是不被重视的,直到专业团队(或者某个人)模仿重拍一次,它就火了,但这不是偶然的,而是有条件的,需要平台推荐,团队炒作,背后的因素比较复杂,还好抖音比较草根化,让人感觉你也有机会火一样,事实上,火起来比偶然还偶然,大部分是包装+平台推荐合作的。

周末很累

女儿周末都要学习,刚才做作业都没做完就已经九点了,匆匆回去淘金,没住一起

刚才督促女儿写作业,发现很烦的,很多细节讲究

其实很多是可以应付的,现在那么严格,也是无语了,田字格,我都不会~

今天让瓜子二手车的人来把x1卖了,估价太低了,估计也就13万几而已,不太使得,但是老婆说5年了,得卖,那就卖吧 换个新的呗

员工还得继续招,要不很忙的,文网文在申请中,托了人办理,自己申请不通过,真是醉了,不知道结果如何

帮徕恩设计在几个平台做了外链

包括这个,纪念下今天360和百度搜索徕恩设计都第一,庆祝一下

其实只要认真的做优化,会有收获的,绿盟和补丁网上面是以一个软件app的形式来帮忙优化外链,而最重要的是它网站本身必须要符合我们的优化标准结构

事实上,他们应该每个月更新2次,但是没素材就只能靠外部力量了,还好吧,成就感

今天和洪新聊天心得

他换了Q5新车,不错嘛,混的,他新的项目是卖特产,通过b端渠道在玩,和住我附近的李哥合作(水果批发渠道),这样走起来也不错,我都是c端思维,缺少B端的思维,的确是需要检讨了。

另外想买特斯拉的念头应该打消,钱花在刀刃上,应该是在公司投资上,而不是买一个100万的玩具,很无聊,检讨!除非有1000万现金闲置是吧,哈。

回来乖乖搬砖,把自己的事情理顺了再说:

1,XXapp的部署,走一遍;

2,主站搬迁工作;

3,盈利模式的新研究,不能靠单一的方式;

4,公司股权结构调整,100%股权;

5,市区新办公场所的预备。

6,站群项目的跟进

百度开始做流量闭环了?

是的,根据观察,百度开始做流量闭环,和淘宝一样,做闭环,因为已经饱和了,没必要增加了,这对新进的网站是一种打击

我们尝试过新站

www.adokey.com   (奥多软件园)

最后以收录2个首页宣布失败~~不过还是得努力!本来打算拷贝绿色软件联盟的模式,结果很受打击,做软件站,真不容易啊,其实我们还有几个软件类型的域名,看看吧,一起摸索看看~~

为什么人们经常说“说曹操曹操到”?

当人们在谈某一个人的时候,他是焦点的可能性比较高,而且,这些人都是认识他,都是可能见到他的,而且地点,是他们可能出现的交集,他们有某种意义上的共同点,包括被谈论的人,这么多偶然的可能集合起来,就带来了一定的可能的几率;另外,主观上来看,这个人如果突然出现,他们就马上会反应过来,认为非常巧合,这个心理和怀疑自己有某种病,然后一直关注某些特征会越来越怀疑自己得了该病的道理差不多。

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的利用

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是说,大多数人会高估和自己相似(同一个爱好的圈子里)的人,比如都是读MBA的,会认为我们都是企业精英,相比一个不是读MBA的来说,对后者认同感没前者那么强烈。

我喜欢踢足球,连续踢了10年,当时大家都觉得我们踢足球的很讲究团队精神,而且有顽强拼搏的精神,同时也喜欢看《足球小子》,随时都会大空翼或者邱振南附体,看见碍脚的东西,就来个平直弯曲球或猛虎式射门~~~~一直认为我们高中队里的前锋球艺高超,肯定是个不错的人(晕轮效应),人品肯定会好的,一起邀请回家看足球小子,喝汽水吃零食,谁知道他把我的付出当理所当然,把我预垫出的50块钱的球衣抛诸脑后,若干年后,见到我也当没发生过一样。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我的认知感,是不对的。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玩cs的朋友里,当年混迹网吧的时候,有的人玩cs比较厉害,但是最后借钱不还,比如Anson,原来是个民工,我还以为他可能是个高智商的人物。玩cs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13,hwl和错觉成为我现实中非常好的朋友,而且友谊持久到现在,可见“虚假同感的偏差”,给我带来的不一定是坏的东西。

在玩杀人游戏的圈子里,玩的好的几个,我不敢说我玩的好,虽然有时做出非常变态而精准的推理,我们都认为对方比较高智商,比较厉害,这里,我认为“同感”改为“认知感”更好,我们虚假地互相给对方打高分,就在这个小圈子里,大家都非常自信自己,也相信实力相当的人。

举个我不在行的,羽毛球,我混他们圈子,经常是观看或者客串,打的比较少,也认识了不少打羽毛球的人,虽然我打的烂,至少,他们大多数会认为,我是他们圈子里的人,这个人,最差也差不到哪,“他跟我们打球了”,是我们的一份子,还是靠谱的,至少他傻傻的样子挺可爱的….

在爬山圈子里,我们会一致认为,爬小白(白云山,加个小,表示鄙视)太简单了,不屑去爬,而我们都是比小白“高”一个级别的。事实上,我还在500人的小白群里,而且还几次带着他们挑战更高难度的山。而那些去过雪山的,我们用崇拜神一样的眼光来看待,这种心态,这种现象,到处都有。

也许你会说,你没那么庸俗,不会有这种想法,其实你敢说你完全没有这样的情节?就算没有,这种现象还是普遍存在的。

再来个我差点被加入了又给排除的圈子吧,就是喝酒的超小圈子,他们很严格要求圈子里的人,言行要注意恰当,要会喝酒,我其实只是想融入简单的圈子中,结果被严格要求了。后来我坚持不喝酒,说不想喝酒不想喝,这是我的自由,我明白此中道理,如果不豪爽地和他们喝,我将给排除在外,结果喝醉的某人说,不喝就滚蛋(激将和开玩笑的口吻),我眉飞色舞地对着他们说,太好了,那我滚好了,回家看书去…..高兴滴闪人了,后来虽然几个电话平息了误会,我终于从“同感”中释放出来了,自由了,以后遇到他们,可以直接说,不想喝!其实不会或者不喝酒怎么了?比人低一等么?这太难以想象了,可是在他们的“虚假同感偏差”中,在他们圈子中,这是不允许的,这是非同感的,要排斥。

在我们站长圈子里,还是比较实在的,我们只认同赚到钱或努力实干的人,对那些喜欢吹嘘浮夸都无视,当然,那些整天谈网络营销,网赚的人,他们有他们的圈子,他们和做安利的一样,给洗脑了,认为他们自己能赚很多钱,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将是一个个的亿万富翁,极端的同感偏差,太极端了。

更极端的来了,腾讯和360大战的时候,我们站长由于个人原因,极度鄙视360,于是发起了对360的攻势,趁他们打架,我们丢砖头砸360,愤怒的360枪手和360粉丝居然认为我们在帮腾讯,表示不理解,不认同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和他们一起站在反对腾讯的阵营里,结果开始反目,敌视我们,疯狂反扑:“你们有病,为什么支持腾讯”。有个脑残粉丝觉得我没和她“同感”坚持要踢我出MBA的考试群,就因为我说了几句反对360的话,结果,他被明智的“精英们”无视了,说她太偏激了,他既不是老师(管理员),也不是组长,有“气”而无力,从此不在200人的群里发言了,现在变成199,估计盾迹江湖鸟…..

接下来,是比“虚假”还虚伪的行为了!利用“虚假同感偏差”搞人际关系。还是那个我老掉牙的例子,上海的IT圈里,一个会写点程序,就说是编程牛人,一个开个皮包公司就说是某某CEO,一个会打油诗的混混,就说是诗人,但是他们圈子就是这样虚伪,大家互相吹捧,以至于,虚假的同感偏差起作用了,编程牛人,由于圈子里一个来自淘宝的高官看中了,去当CTO了,而某CEO,那套老生常谈的吹嘘居然吸引了某喜欢投100万对外说3000万的风投创始人,诗人也混的好,天天有美女粉丝跟着,还有报刊邀请,他们成功利用了“虚假同感偏差”,成功利用了这个圈子。而相对于广州,大家都实干,大家都胡拆对方的台,不认同对方,于是,没有一个IT圈,也没有一个地方站,多数人融不到一个大圈子,没有归属感。

所以,我们可以融入不同的圈子里,然后假装和他们有一样的审美观,价值观,获得他们的同感和认知,迅速提高自己在人际网里的认知感。成功的人,会搞关系的人,不也是这样么….

宇宙宿命论与不确定性原理

这不是闲的无聊说的。我认为,人应该考虑下自己的最基本的世界观,了解下我们身处的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一个宇宙宿命论者(其中的一派):从宇宙开始那一刻的状态,就确定了宇宙未来的发展的所有可能,即使是现在和未来有无限种可能,也是在宇宙大爆炸那一刻(传说中的开端)开始就决定了的。

而不确定性原理,之前叫“测不准原理”,试图打破宇宙宿命论的体系,这是不可能的。不确定性原理据说有2种解释,我一一反驳好了,第一种是“测不准”一个量子不能同时确定它的位置和速度,那是实验上的不能测定,和宇宙宿命论无关,量子本身有自己的速度和位置,哪来的不确定;另外一种是直接表达为,不能同时确定速度和位置,一个确定了,另外一个不确定,就算不是测不准好了,就算是确定一个,另外一个确定不了好了,有没有发现,除了这些之外,可能有第三种因素存在,导致这样的呢?比如,量子有位置,速度,和x等因素,他们之间是互相关系的,有规律的,那么“速度”固定了,“位置”不固定,那能否想成是“位置”和“x”互相变化造成的,这样的话,就推不出,万物是包括量子基本的运动是不确定的。其实,宏观来看,而不微观来看,宇宙肯定有某种神秘的规则在掌控着,就算是随机概率,都也是在这些规律之内。

总而言之,量子的“不确定性原理”,并不能打破“宇宙宿命论”,一些都是“注定”的。

如果宇宙再发展一次(我相信会有再一次重现的可能),我会想象,那个我感受到这个我的话,然后两个宇宙的我,进行对话。我会给自己的人生第2次选择,把没走过的路,没做过的事情,做一次。比如现在的我,和上n(无限次)次宇宙轮回的我,其他经历都是一样的,肯定有一个我,和我下一秒不一样,而且做的事情,是我能够做的任何事情。比如我现在出门去外面走一圈,天那么冷,他走了一圈回来,只是吹了风,没什么收获就回来了,那么这个我,选择了在家里不出去。已经帮那个我“选择了不同的选择”,此时此刻,我还能和他对话。在这个几率的情况下,还有相对无数种可能的存在,他也在和我思考一样的问题,因为他出门了,回来就后悔了,于是想到了现在的我,于是我们能“沟通”了:Hi,小c,你好,来自未来无限多时间后的小c,向自己问好。宇宙和时间多么神奇啊。他刚好也有这个可能(几率),知道未来的我会和他问好(因为我们都够聪明),回了一句:很好!很高兴认识自己。“能否告诉我,我和谁结婚了?”,那个我要看情况了,因为他在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种相同可能的他存在,都将选择了不同人生或者相同的人生,每个节点,衍生出无限种可能的我,覆盖了所有的可能,这就是宇宙,因为时间上是无限的,可能也随着无限。

我们已经经历了无限次轮回,经历了无限多种可能,这些是在宇宙的宿命决定之下的,多么神奇啊。在不确定性下,我就能和我下下下下次,或者上上上次的自己对话,选择了不同的选择。我认为,这两者之间,没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