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的利用

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是说,大多数人会高估和自己相似(同一个爱好的圈子里)的人,比如都是读MBA的,会认为我们都是企业精英,相比一个不是读MBA的来说,对后者认同感没前者那么强烈。

我喜欢踢足球,连续踢了10年,当时大家都觉得我们踢足球的很讲究团队精神,而且有顽强拼搏的精神,同时也喜欢看《足球小子》,随时都会大空翼或者邱振南附体,看见碍脚的东西,就来个平直弯曲球或猛虎式射门~~~~一直认为我们高中队里的前锋球艺高超,肯定是个不错的人(晕轮效应),人品肯定会好的,一起邀请回家看足球小子,喝汽水吃零食,谁知道他把我的付出当理所当然,把我预垫出的50块钱的球衣抛诸脑后,若干年后,见到我也当没发生过一样。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我的认知感,是不对的。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玩cs的朋友里,当年混迹网吧的时候,有的人玩cs比较厉害,但是最后借钱不还,比如Anson,原来是个民工,我还以为他可能是个高智商的人物。玩cs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13,hwl和错觉成为我现实中非常好的朋友,而且友谊持久到现在,可见“虚假同感的偏差”,给我带来的不一定是坏的东西。

在玩杀人游戏的圈子里,玩的好的几个,我不敢说我玩的好,虽然有时做出非常变态而精准的推理,我们都认为对方比较高智商,比较厉害,这里,我认为“同感”改为“认知感”更好,我们虚假地互相给对方打高分,就在这个小圈子里,大家都非常自信自己,也相信实力相当的人。

举个我不在行的,羽毛球,我混他们圈子,经常是观看或者客串,打的比较少,也认识了不少打羽毛球的人,虽然我打的烂,至少,他们大多数会认为,我是他们圈子里的人,这个人,最差也差不到哪,“他跟我们打球了”,是我们的一份子,还是靠谱的,至少他傻傻的样子挺可爱的….

在爬山圈子里,我们会一致认为,爬小白(白云山,加个小,表示鄙视)太简单了,不屑去爬,而我们都是比小白“高”一个级别的。事实上,我还在500人的小白群里,而且还几次带着他们挑战更高难度的山。而那些去过雪山的,我们用崇拜神一样的眼光来看待,这种心态,这种现象,到处都有。

也许你会说,你没那么庸俗,不会有这种想法,其实你敢说你完全没有这样的情节?就算没有,这种现象还是普遍存在的。

再来个我差点被加入了又给排除的圈子吧,就是喝酒的超小圈子,他们很严格要求圈子里的人,言行要注意恰当,要会喝酒,我其实只是想融入简单的圈子中,结果被严格要求了。后来我坚持不喝酒,说不想喝酒不想喝,这是我的自由,我明白此中道理,如果不豪爽地和他们喝,我将给排除在外,结果喝醉的某人说,不喝就滚蛋(激将和开玩笑的口吻),我眉飞色舞地对着他们说,太好了,那我滚好了,回家看书去…..高兴滴闪人了,后来虽然几个电话平息了误会,我终于从“同感”中释放出来了,自由了,以后遇到他们,可以直接说,不想喝!其实不会或者不喝酒怎么了?比人低一等么?这太难以想象了,可是在他们的“虚假同感偏差”中,在他们圈子中,这是不允许的,这是非同感的,要排斥。

在我们站长圈子里,还是比较实在的,我们只认同赚到钱或努力实干的人,对那些喜欢吹嘘浮夸都无视,当然,那些整天谈网络营销,网赚的人,他们有他们的圈子,他们和做安利的一样,给洗脑了,认为他们自己能赚很多钱,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将是一个个的亿万富翁,极端的同感偏差,太极端了。

更极端的来了,腾讯和360大战的时候,我们站长由于个人原因,极度鄙视360,于是发起了对360的攻势,趁他们打架,我们丢砖头砸360,愤怒的360枪手和360粉丝居然认为我们在帮腾讯,表示不理解,不认同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和他们一起站在反对腾讯的阵营里,结果开始反目,敌视我们,疯狂反扑:“你们有病,为什么支持腾讯”。有个脑残粉丝觉得我没和她“同感”坚持要踢我出MBA的考试群,就因为我说了几句反对360的话,结果,他被明智的“精英们”无视了,说她太偏激了,他既不是老师(管理员),也不是组长,有“气”而无力,从此不在200人的群里发言了,现在变成199,估计盾迹江湖鸟…..

接下来,是比“虚假”还虚伪的行为了!利用“虚假同感偏差”搞人际关系。还是那个我老掉牙的例子,上海的IT圈里,一个会写点程序,就说是编程牛人,一个开个皮包公司就说是某某CEO,一个会打油诗的混混,就说是诗人,但是他们圈子就是这样虚伪,大家互相吹捧,以至于,虚假的同感偏差起作用了,编程牛人,由于圈子里一个来自淘宝的高官看中了,去当CTO了,而某CEO,那套老生常谈的吹嘘居然吸引了某喜欢投100万对外说3000万的风投创始人,诗人也混的好,天天有美女粉丝跟着,还有报刊邀请,他们成功利用了“虚假同感偏差”,成功利用了这个圈子。而相对于广州,大家都实干,大家都胡拆对方的台,不认同对方,于是,没有一个IT圈,也没有一个地方站,多数人融不到一个大圈子,没有归属感。

所以,我们可以融入不同的圈子里,然后假装和他们有一样的审美观,价值观,获得他们的同感和认知,迅速提高自己在人际网里的认知感。成功的人,会搞关系的人,不也是这样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