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经常说“说曹操曹操到”?

当人们在谈某一个人的时候,他是焦点的可能性比较高,而且,这些人都是认识他,都是可能见到他的,而且地点,是他们可能出现的交集,他们有某种意义上的共同点,包括被谈论的人,这么多偶然的可能集合起来,就带来了一定的可能的几率;另外,主观上来看,这个人如果突然出现,他们就马上会反应过来,认为非常巧合,这个心理和怀疑自己有某种病,然后一直关注某些特征会越来越怀疑自己得了该病的道理差不多。

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的利用

虚假同感偏差(false consensus bias),是说,大多数人会高估和自己相似(同一个爱好的圈子里)的人,比如都是读MBA的,会认为我们都是企业精英,相比一个不是读MBA的来说,对后者认同感没前者那么强烈。

我喜欢踢足球,连续踢了10年,当时大家都觉得我们踢足球的很讲究团队精神,而且有顽强拼搏的精神,同时也喜欢看《足球小子》,随时都会大空翼或者邱振南附体,看见碍脚的东西,就来个平直弯曲球或猛虎式射门~~~~一直认为我们高中队里的前锋球艺高超,肯定是个不错的人(晕轮效应),人品肯定会好的,一起邀请回家看足球小子,喝汽水吃零食,谁知道他把我的付出当理所当然,把我预垫出的50块钱的球衣抛诸脑后,若干年后,见到我也当没发生过一样。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了我的认知感,是不对的。

同样情况也发生在玩cs的朋友里,当年混迹网吧的时候,有的人玩cs比较厉害,但是最后借钱不还,比如Anson,原来是个民工,我还以为他可能是个高智商的人物。玩cs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13,hwl和错觉成为我现实中非常好的朋友,而且友谊持久到现在,可见“虚假同感的偏差”,给我带来的不一定是坏的东西。

在玩杀人游戏的圈子里,玩的好的几个,我不敢说我玩的好,虽然有时做出非常变态而精准的推理,我们都认为对方比较高智商,比较厉害,这里,我认为“同感”改为“认知感”更好,我们虚假地互相给对方打高分,就在这个小圈子里,大家都非常自信自己,也相信实力相当的人。

举个我不在行的,羽毛球,我混他们圈子,经常是观看或者客串,打的比较少,也认识了不少打羽毛球的人,虽然我打的烂,至少,他们大多数会认为,我是他们圈子里的人,这个人,最差也差不到哪,“他跟我们打球了”,是我们的一份子,还是靠谱的,至少他傻傻的样子挺可爱的….

在爬山圈子里,我们会一致认为,爬小白(白云山,加个小,表示鄙视)太简单了,不屑去爬,而我们都是比小白“高”一个级别的。事实上,我还在500人的小白群里,而且还几次带着他们挑战更高难度的山。而那些去过雪山的,我们用崇拜神一样的眼光来看待,这种心态,这种现象,到处都有。

也许你会说,你没那么庸俗,不会有这种想法,其实你敢说你完全没有这样的情节?就算没有,这种现象还是普遍存在的。

再来个我差点被加入了又给排除的圈子吧,就是喝酒的超小圈子,他们很严格要求圈子里的人,言行要注意恰当,要会喝酒,我其实只是想融入简单的圈子中,结果被严格要求了。后来我坚持不喝酒,说不想喝酒不想喝,这是我的自由,我明白此中道理,如果不豪爽地和他们喝,我将给排除在外,结果喝醉的某人说,不喝就滚蛋(激将和开玩笑的口吻),我眉飞色舞地对着他们说,太好了,那我滚好了,回家看书去…..高兴滴闪人了,后来虽然几个电话平息了误会,我终于从“同感”中释放出来了,自由了,以后遇到他们,可以直接说,不想喝!其实不会或者不喝酒怎么了?比人低一等么?这太难以想象了,可是在他们的“虚假同感偏差”中,在他们圈子中,这是不允许的,这是非同感的,要排斥。

在我们站长圈子里,还是比较实在的,我们只认同赚到钱或努力实干的人,对那些喜欢吹嘘浮夸都无视,当然,那些整天谈网络营销,网赚的人,他们有他们的圈子,他们和做安利的一样,给洗脑了,认为他们自己能赚很多钱,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将是一个个的亿万富翁,极端的同感偏差,太极端了。

更极端的来了,腾讯和360大战的时候,我们站长由于个人原因,极度鄙视360,于是发起了对360的攻势,趁他们打架,我们丢砖头砸360,愤怒的360枪手和360粉丝居然认为我们在帮腾讯,表示不理解,不认同我们,觉得我们应该和他们一起站在反对腾讯的阵营里,结果开始反目,敌视我们,疯狂反扑:“你们有病,为什么支持腾讯”。有个脑残粉丝觉得我没和她“同感”坚持要踢我出MBA的考试群,就因为我说了几句反对360的话,结果,他被明智的“精英们”无视了,说她太偏激了,他既不是老师(管理员),也不是组长,有“气”而无力,从此不在200人的群里发言了,现在变成199,估计盾迹江湖鸟…..

接下来,是比“虚假”还虚伪的行为了!利用“虚假同感偏差”搞人际关系。还是那个我老掉牙的例子,上海的IT圈里,一个会写点程序,就说是编程牛人,一个开个皮包公司就说是某某CEO,一个会打油诗的混混,就说是诗人,但是他们圈子就是这样虚伪,大家互相吹捧,以至于,虚假的同感偏差起作用了,编程牛人,由于圈子里一个来自淘宝的高官看中了,去当CTO了,而某CEO,那套老生常谈的吹嘘居然吸引了某喜欢投100万对外说3000万的风投创始人,诗人也混的好,天天有美女粉丝跟着,还有报刊邀请,他们成功利用了“虚假同感偏差”,成功利用了这个圈子。而相对于广州,大家都实干,大家都胡拆对方的台,不认同对方,于是,没有一个IT圈,也没有一个地方站,多数人融不到一个大圈子,没有归属感。

所以,我们可以融入不同的圈子里,然后假装和他们有一样的审美观,价值观,获得他们的同感和认知,迅速提高自己在人际网里的认知感。成功的人,会搞关系的人,不也是这样么….

宇宙宿命论与不确定性原理

这不是闲的无聊说的。我认为,人应该考虑下自己的最基本的世界观,了解下我们身处的宇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一个宇宙宿命论者(其中的一派):从宇宙开始那一刻的状态,就确定了宇宙未来的发展的所有可能,即使是现在和未来有无限种可能,也是在宇宙大爆炸那一刻(传说中的开端)开始就决定了的。

而不确定性原理,之前叫“测不准原理”,试图打破宇宙宿命论的体系,这是不可能的。不确定性原理据说有2种解释,我一一反驳好了,第一种是“测不准”一个量子不能同时确定它的位置和速度,那是实验上的不能测定,和宇宙宿命论无关,量子本身有自己的速度和位置,哪来的不确定;另外一种是直接表达为,不能同时确定速度和位置,一个确定了,另外一个不确定,就算不是测不准好了,就算是确定一个,另外一个确定不了好了,有没有发现,除了这些之外,可能有第三种因素存在,导致这样的呢?比如,量子有位置,速度,和x等因素,他们之间是互相关系的,有规律的,那么“速度”固定了,“位置”不固定,那能否想成是“位置”和“x”互相变化造成的,这样的话,就推不出,万物是包括量子基本的运动是不确定的。其实,宏观来看,而不微观来看,宇宙肯定有某种神秘的规则在掌控着,就算是随机概率,都也是在这些规律之内。

总而言之,量子的“不确定性原理”,并不能打破“宇宙宿命论”,一些都是“注定”的。

如果宇宙再发展一次(我相信会有再一次重现的可能),我会想象,那个我感受到这个我的话,然后两个宇宙的我,进行对话。我会给自己的人生第2次选择,把没走过的路,没做过的事情,做一次。比如现在的我,和上n(无限次)次宇宙轮回的我,其他经历都是一样的,肯定有一个我,和我下一秒不一样,而且做的事情,是我能够做的任何事情。比如我现在出门去外面走一圈,天那么冷,他走了一圈回来,只是吹了风,没什么收获就回来了,那么这个我,选择了在家里不出去。已经帮那个我“选择了不同的选择”,此时此刻,我还能和他对话。在这个几率的情况下,还有相对无数种可能的存在,他也在和我思考一样的问题,因为他出门了,回来就后悔了,于是想到了现在的我,于是我们能“沟通”了:Hi,小c,你好,来自未来无限多时间后的小c,向自己问好。宇宙和时间多么神奇啊。他刚好也有这个可能(几率),知道未来的我会和他问好(因为我们都够聪明),回了一句:很好!很高兴认识自己。“能否告诉我,我和谁结婚了?”,那个我要看情况了,因为他在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种相同可能的他存在,都将选择了不同人生或者相同的人生,每个节点,衍生出无限种可能的我,覆盖了所有的可能,这就是宇宙,因为时间上是无限的,可能也随着无限。

我们已经经历了无限次轮回,经历了无限多种可能,这些是在宇宙的宿命决定之下的,多么神奇啊。在不确定性下,我就能和我下下下下次,或者上上上次的自己对话,选择了不同的选择。我认为,这两者之间,没矛盾

圈子进化理论

无论是QQ群还是SNS类型的交友圈子(比如开心网,校内网),都会经历一种必然衰败的过程,而且可能是非常迅速的激情退去,几乎不到一年的时间。圈子是不可能一直繁荣的,就算繁荣,也不会是同一批人。

圈子成立初期,大家都激情万分,而且比较喜欢交新的朋友,一起腐败,一起唱k,爬山,旅游等等,达到顶峰时刻,每次活动都有15%以上的人参加,这实在是难以想象的。

圈子发展中期,开始有新的血液加入,人心开始涣散,如果圈子的核心人物没做好,会有成员流失,这个在SNS上叫做“精英的退去”,普及化了,大家在一起的目的不再是以前那么明确了,成为一种习惯,而不是一种信息或人际需求本身。

圈子发展后期,老成员开始没找到归属感,一一离开,新成员由于比较难融入老成员的小圈子,挣扎在边缘,个别Newbee比较醒目的能迅速加入圈子核心,可是这远比损失的少。激情不在,剩下的是什么?圈子死气沉沉,越来越多人失望而离去。

 

这是必然的发展,因为这个模式本身就有问题,这个和我以前说过的有关。开始大家有明确的目的和共同点而加入,大家都互相认同大家而成为所谓的“精英圈子”,由于人际关系的层次不同,其他人的陆续加入,精英开始对圈子的作用和需求厌倦,再加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精英必然退去,原来的核心不在,剩下的是另外一种结果,而且一般是始料不及的。

 

解决方案,我强烈建议大家,要清楚地认识到圈子必然衰亡的道理,当圈子衰败了,不要退出,就算偶尔去下也好,毕竟那是你曾经付出过的感情,交流过的人,一旦离开了,里面的朋友就很难有机会再聚头了

《批判“细节决定成败”》

稍微有点哲学思想的人都会明白,决定事物成败的关键因素是主要矛盾,而不是次要矛盾–细节。

细节决定成败把事物的发展变成一连串密切相关的小动作的连锁反应,估计是侦探小说看多了。世界本质是荒谬的(加缪的理论),不是每个细节都很重要,起决定作用的细节需要积累大量的能力和因素,在粗线条的控制下,细节往往是小问题。比如某个零件要求精确到小数点多少位,其实即使是不精确到那也可以一样很好的使用,而且做到这个精度需要很多资金,这样追求细节追求完美是本末倒置,抓不到主要矛盾的做法。

细节是一个点,量变却是一个过程,一个不重要的点可以暂时放着,但是一系列的点,有成线的趋势,那就是问题了,会出现质变。关键是把握好度,而不是过分追求完美,一个随机的点的出现,就制定一套方案去解决,去预防,劳民伤财,在这个世界上,不完美的东西太多了,什么都是最好的,最完美的,那你只能做一件事情,就是一直去追求这个完美。

男人多不修边幅,难得糊涂,女人则多心细体面,而成大事者,太注重细节注定事倍功半,甚至徒劳无功,不注重细节的,又难免空洞浮夸不着实地。如果你一天用2小时打扮,2小时细嚼慢咽吃饭,3个小时处理细节的东西,比如纠正员工文档的错,枝枝叶叶都要你打扫,然后几个小时自己的事情,回家还得去哄老婆来证明自己是个爱细节的人,一天下来都没什么时间,也没做什么大事。

看问题,做事情,需要的是计划,统筹,而不是一开始就扎进去做,要有全局的思想,要有高于目前的远见。“细节”在这角度来看,恰恰是短视行为。

另外,一件事情,一个工程,细节并不是大问题,关键问题考虑到了,就行了,毕竟这是做大事的,特别是非常大的事情。这种事情往往不能顾及所有人的体验和感受,在具体某些细节上对某些人有不好的评价,但这不是问题,你不可能解决所有的投诉的。就像一幅供路人找错的画一样,到最后,所有地方都给人圈批完毕了。满足所有大众的胃口就不是一个成功的菜了,没特殊,想想,比米还普遍(北方人不喜欢吃)的东西都那么索然无味了,馒头加大米的“感觉合体”,更加没营养,没味道。

当然,完全不注重细节,那是很难成功的,这陈腔滥调再说也没啥用。

追求细节是一种边际报酬递减的行为,当你有精力,有时间,闲的蛋疼的时间,倒是可以去追求追求,正所谓精益求精嘛…

疯不是尼采叔本华的专利

  • 我终于实实在在体会了一次由逻辑推论而进入疯狂境界的经验了,那个世界很神奇,疯狂不是尼采叔本华的专利,我也疯过,而且是我当着众人,宣布我将进入那个世界,然后就进入了,后面不知道怎么出来的,很奇怪,见到现实中的人,就回到现实了。
            绝望让人疯狂,聪明才智让人疯狂,逻辑让人疯狂,但是全然不知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真实,真的很真实,伤口,疼痛,全部在恢复“正常”之后还在,而那些疤痕其实是发生在“疯狂”之际的,一切都那么真实,以至于难以忘却,那种惊讶,那种绝望,那种对死亡的向往,那种坦然,前所未有的真实。
            进入“疯”的境界是对自己智商和逻辑判断的一种充分肯定,最后居然从唯物,通过逻辑和理智进入唯心….难怪尼采和叔本华会唯心,难怪他们会疯狂,因为我的基础思想来自于他们~~~我完全理解了,呵呵,唯物的绝望,那就是通往唯心的逻辑之路~~